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分类

所有分类

© 2005-2017 他叫大渔当然大渔也许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叫他。他毕业于二一一高校那时他在加一他根本不会体会到我当时如何的挣扎,因为他的同学朋友都很容易找到一份足以让人羡慕的工作,他只知道每天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都泡在图书馆里,他不理解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为何我还依旧奔波于图书馆宿舍教室三点一线的生活,但是他会陪着我似乎那时每天他的电话便成了我休息的时光偶尔的视频成了我想要美美的日子。这种基于信息时代的相处并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也在相约他加一毕业我毕业后相见的日子。然而就这样在我们都毕业还有一周的日子,他消失了电话由最初的无人接听到后来的关机到最后的停机校内也封存就这样很彻底。而他不知道那时候我在面临一场考试一直到现在对于那个总分相差零点零一二分无缘的岗位我现在想起来还是揪心的痛。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